论戾气以及神秘文化传承

Posted on September 14, 2014

原帖 作者 Sv CN

人群,无论其在历史上的形态多么复杂,实质上只有两种:尚存神秘传承的群体、失去神秘传承的群体。

尚未失去神秘传承的群体,群体结构呈现相应的秩序。这种秩序,可以是金字塔型的,如唐代的中国、中古的欧洲;也可以是扁平型的,如三皇时代的中国、上古的欧洲。无论秩序模式如何,它的模式都是秩序的呈现,而这种秩序,是神秘传承的体现。

失去了神秘传承的群体,它的实质已不是秩序,而是个体的散沙。美国的表面形态,是散沙型群体的典型。在散沙社会中,个体完全失去了神秘传承,因而个体会认为自己的个体是独立的、完全的,它要争取和标禀个体的权利、自由。这种个体散漫发展下去,群体自己也会构成一些模式,甚至也可能呈现一种金字塔型的形态,这是沙散后自由发展自然形成的结果,如唐宋之后尤其民国之后的中国,但真正的传承内核已失。

一个有神秘传承的群体,其呈现的文化就是东方的,而无论它的地域。在这个意义上,现存所有的群体文化,上溯后都曾有神秘传承。这是人类的本质。这些神秘传承,现今仍以不同形态、不同程度存在、传续,在西方、东方都有。在东方,神秘传承的内容本身已被其消亡性所淡化和覆盖,但正因为此,东方对神秘传承及其外现秩序的怀念,是刻在骨血里的。正因此,神秘传承经常被认为是东方的特点,因此才有东西方文化的对立。东方文化,是神秘传承的代指,但如今,真正的神秘传承,恰在西方。西方失去了传承的散沙社会,允许一切个人追求、个人意志、个人信仰的存在。而东方,传承本身已死去,但东方保留了根深蒂固的秩序习惯。在一个群体中,一个人必要找到他的领导者、他的追随者、他的同伴、他的敌人,然后结成一个秩序模式,在里面找到他的位置,这样他才安心、舒服。东方的人不懂得独立,他不会独立,独立让他不舒服;因此,他也不允许别人独立,他一定要拉别人入一个模式,要么是同党,要么就是敌人。如同在知乎上,人们的习惯上一定要推出大神,一定要辨认谁是『渣』,一定要给所有的人分级、分类、分层、分角度。人们的心里没有一个每个人都是圆满个体的思想,甚至对自己都认为不如别人,乃至连提问和回答都不敢,认为这是『有能力的人』才有的权利。在这样的习惯下,一个人即使是我行我素的,也是因为对现有秩序反感,而不是个体精神的萌发。他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个体。这种对秩序的根深蒂固的依赖,恰是曾有传承的牢固遗迹。同样失去内容的秩序习惯也可体现在失去传承的野蛮人群中,他们有他们的传承残滓和秩序习惯,因此内部会形成扭曲秩序,而不是形成人人平等的散沙。传承破离而个体成为真正的散沙,是群体失去传承后特别真空的状态,它的形成是有深刻机缘的。更多的传承离失了的群体,他会保留秩序的习惯,因而产生众多的弊病。

在神秘传承已失而个体成为散沙的群体中,一个人自己独立,尊重他人的独立,这是失去了传承的散沙社会的个体习惯。这样的习惯,说明其群体中的神秘传承及秩序习惯已丧失很久。但因人类的本性,失去传承后,自然的个体会形成最原始的信念,会结成最基本的秩序,然后慢慢寻找、慢慢求索,直至不断自我否定而重新找到传承。这是所谓的西方文化的归宿。

所以,东西方的文化特质,不是地域概念,而是传承有无的结果,但实质上现今的东方文化体现的只是秩序习惯,西方文化反倒体现了实质的追求。因此,不能只看不起现在的东方,它虽然没有什么实质了,但它体现的骨血习惯(即痛恨东方的人所谓的『劣根性』),是古老传承的印记遗留。也不能只崇拜西方,它虽然有实质性的东西,但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失去了真正传承后的重新回归的过程。

戾气的本质,是基于上述的这个背景。

喜欢西方的人,崇尚科学、怀疑、个体、逻辑、累积,他尊重线性而不信仰拓扑,他认真于部分但从不相信全息的顿得,他看重进步和发展,而不是自适和整合,他所有的思辩,都是自发的、自灭的。喜欢东方的人,崇尚感性、模糊、直觉、整体,他对人天之际乃至一切工巧事业的体会,都在传承中找到印证而化掉,不存学问、专业、技术上的分野,同时,他认为世界、人、人的思想和作为都是一体的,他突破存在与虚幻的二元。这两种人,都可能因为捍卫和争论而表现出辩论性,但这种辩论无论怎样锋利,都不会从实质上形成戾气。戾气的形成,来自那些以东方的方式喜欢西方的人,以及以西方的方式喜欢东方的人。

以东方的方式喜欢西方,是指,对个体、科学、逻辑等西方的特质,定论为真理,而且认为他人也要信仰坚持这些。他们心中有个预定的秩序,对不同的东西一律抵制排斥。但在真正的西方文化中,科学正是真诚探索、尊重一切可能的产物。西方是尊重他人的,而以东方方式推崇西方的人,他们的内容和风格虽然都是西方,但他们的骨子其实是最东方的,他们有一种秩序强迫。

以西方方式喜欢东方,是指,虽然推崇的是东方的模糊、全体、直感,但他对这些东西已经科学化,已经确定了固定的模式、方法、路径,已经使这些东西明晰,而完全丧失了直印、顿显、活泼的真正的传承特质,因而在细节和本质的关系上无法深入、透空而圆融。他是以科学的方式习惯来研究传承。这类人,对西方的东西看不起,对东方的东西又不敢全体全息地印合。这是在传承中已游移、遮离、断绝,只流于形式,而成为自我坚执的散沙。

以东方方式推崇西方的人,对科学形成了主观信仰,失去了个体的灵知;以西方方式研究东方的人,把传承固定成了客观事物,失去了传承的血脉。这两种人,相互之间,以及与真正的东西方心灵之间,一旦碰撞,就会发出固执己见和杀戮对方的态势。这种态势凝结了他们所有的自我执着因此特别恶毒,扫一眼他的文字即可扑面体会。这就是戾气。

所以,在当今中国广为人道的所谓的左、右思想里,其实都有两种不同的脉络。在右的思想中,有人是真诚追求个体、科学等美学的,也有人是因反感东方的秩序、基于个体情绪而执着地要打破一切的;在左的思想中,有人是坚持东方秩序美丽的,也有人是坚执无内容的秩序习惯而压迫他人的。所以,看一个人的思想,不能只看他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,不能简单地因为他推崇西方就断定为『汉奸』,或因他坚持东方就定为『文革』。要看的,是他是怎么推崇东方或西方。一个体会了传承或灵知的人,他能看到西方的美丽,也能看到东方的秩序,而且能统一地明了西方、东方一切不同和流转的本质,因此在他心中没有东、西、左、右之分。而一个在灵性无知、传承缺失情形下坚执自我的人,无论他推崇的是东方还是西方,他都是在找寻暂时满足他自我的东西,是在找自我的映射,然后固执这些东西来满足自我、从而也排斥乃至迫害他人。戾气就是这么形成的。

知乎上,真正推崇东方、西方的人,将东方、西方作为自我工具的人,都有。尤其是对于西方的东西,真正具有西方精神的人,极少,更多的是借了西方细节和工具的纯东方秩序习惯的人。他们内心解不开这个秩序基因,又无法揭去东方文化的面纱,因而投入了西方的怀抱而排斥一切不同的他人。真正的西方的文化,对人的尊重是出于本怀,而非所谓的气质和教养。在这个意义上,西方正在恢复东方的东西。

从一个本质意义上讲,广义的戾气,有三种。一是人本有的斗志作用,二是人处于上进和迷惘时的不经意表现,三是自我固执而排杀他人的结果。上面讲的戾气,是指第三种,而不是第一种,因为论坛上形成戾气的人,在论坛之外的生活中,往往并没有戾气,因他灵性、传承已失,本身意志、斗志并不刻骨。发出戾气的人,本质是缺失,而非亢进。同时,论坛上的戾气,主要指的也不是第二种,一些因为自我追求上进(包括『装』)而表现出的探讨急迫、直抒胸臆、否定、怀疑、激辩甚至攻击性的行为,本身不是出于内心的自执,相反,是出于突破自我、突破事物的趋势,同时这种急迫和激烈也容易顷刻化解而自感轻松,因此不能称为戾气。

另方面,戾气,也并不只表现为激烈和无理。一些以表面的理性和温和来铺陈偏执逻辑、打倒他人立场、排除他人说话空间、乃至不容他人存在的文字,其自执和迫害程度比蛮不讲理的所谓『喷子』更为实质和严重。喷子只是方式,偏执却是实质、内心、立场、杀戮,它是上述两种偏执的总和。在知乎这个知识味道的场合中,这种不见刀兵的、冷嗖嗖的、形式工整的戾气,是最需警惕和识别的,它直接关系了知乎对其产品灵魂走向的抉择。

没有传承的情况下,自己的努力无论多么明证、准确、清晰,都会因渺小和不究竟而归于徒劳。只有印合了神秘传承,才能在自己努力的基础上瞬间领会一切,使个体的努力与传承的脉络统一到世界、人心的真性,融化掉自我又不落非我。超越人的一切言说、工具、努力而又流显于当下、印合于此心,因此称为神秘。

无论是尚存传承的群体,还是失去了传承的群体,都是传承隐显的不同阶地,本质上是统一的。因此,群体,其实也不能象上面所说的有两种,而是只有一种。或者说,群体是不分类型的。即使是美国表面的样子背后,也是秩序的体现;即使中国现在这样表面已失去了文化内容的群体,其对传承本质的追随实质上也并没有断绝过。这是人类群体的本质。对任一群体文化的急迫追随,或者危机性的恨憾,都是片段、部分地看待了世界的结果,因而内心不能安住和作用。

一个本性敏锐的人,不会轻易否定什么,不会故意形成文化的对立,也不会因所谓的文化兴灭而动荡摇移。他会在废墟上看到大厦,同时也在华丽中体到退废。他会让一切对立的东西包容统一起来而销落,从而呈现本质。这是人性个体上的灵知,它与群体的传承是一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