跪坐与健康与道

Posted on December 1, 2014

原帖作者 Sv CN地址

使四肢为中心(limb-oriented)的用身习惯转化为躯干中心

人坐在地面上时,无论采取何种姿势,下肢的摆放都会听从于躯干,会根据躯干的舒适性、主动性而调整姿态。最本能的箕坐,因为骶骨、尾椎反卷,以弓型力维持躯干的直立,非常不舒适,所以箕坐会自然改为双腿斜放平铺(即很多女人的自然坐法);斜坐时大小腿铺成的平面支撑了躯干,所以会舒服一些,但斜坐总是一侧维持,仍不会很舒适,所以会自然改为盘坐;不同的人的下肢情况不同,大部分人(无论古代还是现在)无法折插双腿形成双盘(跏趺)或单盘(半跏),只能双腿斜向交叉而散盘,而散盘时,骶椎仍然形成反弓,相应的下肢与躯干间的一系列筋肉(身体中筋肉最复杂的部位)就仍旧不会到位,坐着时身体不会舒服,所以,人会自己调整,形成人人都天然会的跪坐。跪坐时尾椎的形态最『正』,从而使整个身体一下就舒服起来,全体的。唯一不舒服的是脚背和脚踝的背面。宋人说,前人是坐习惯了,所以脚不痛。所以,脚是个习惯问题。所以,跪坐是下肢随躯干而调整的。这与垂腿高坐不同。垂腿坐时,尾椎反弓,但双腿无法调整,只能用挺腰来调整躯干,而一挺腰,臀部、背部、胸部、颈部乃至头顶,都不再自然,所以它只是一个人为坚持的姿态,而不是一个自然姿态。垂腿坐时,即使腰部挺起来,整个身体仍在受伤之中。

上面是讲下肢。更重要的是上肢。我们现在垂腿坐时,尾骶部分的躯体,其实是倾向『躺下来』的,而腰背努力把身体扳回来,所以腰部弯成一个大弓;同时,胸椎开始的上半身其实是想趴倒下去的,趴倒下去当然不行,所以就用上肢支撑。垂腿坐时,上肢总是要用力按在东西上。或者桌子(或高或低的桌子),或者椅子沙发扶手,或者自己的身体,手臂都是按在这些东西上,而且是用力按的,即,把上半身的重量(胸椎折叠所致)支撑着。不支撑(包括不支撑在自己身体上)就不会坐。久久的,我们的上肢总是在支撑,吃饭时,谈话时,总是支撑,坐在地板上起身时,也习惯手臂撑一下,而不是直接起身(以至于现代人直接起身已经有膝盖受伤的危险)。上肢支撑的话,它最大的害处就是隔断了上下的气机,使上半身永远在用力,而与下半身分离,那么上半身与下半身中间的这个地方就永远是死的。这个地方,骨上是胸腰椎的连接,肉上是心窝及其稍下,脏上是肝、脾。这个地方气机不通,后天的肝脾就病,轻则可以体现在胃上;肝脾久不达机,根据不同人的不同性情,心、肾就病。心病就神病,人就没有了统帅;肾病就从身本上病,人就废了身体。人的大肚子,都不是小腹大,而是上腹、下腹之间的这个中间地带大,因为气机不通,丹田之气再强,也打不通久坐桎梏的这个地带。

同时,上肢用力支撑,颈部就死住;颈部死住,头就不获气机,五官不灵活,神志不清醒,并进而反作用于身体。

跪坐则不同,唐之前的古人,跪坐时,写字都是不伏案的(这是我的研究结论),而是手持载体写字读书。吃饭也是凌空持餐具。手最大的支撑就是支在大腿窝腹股沟处(hip),而此时手臂的长度已获得大部的延展,而且手臂是整体垂直的所以这个支撑甚小。我想,古代吃饭、写字习惯于伏在案上的话,是懒散的行为,会受师长呵斥。

古代的陶俑、绘画,都反映了这些。

那么,跪坐时,上下肢都获得解放,随躯干而调整。而垂腿坐则不行,垂腿坐时尾椎的状态决定了,上肢只能伏案。久久,人就以四肢为导向,躯干就无知觉。这样慢慢的,人就开始相信理智、思维、技术、逻辑、道理,而不再有直觉、情感、印证,远古的传承就废掉。在我看来,宋代各领域的技术倾向,是中国文化死去的节点;明代各领域的刻意抱持,反证了这些东西都已死去。

这些东西,反映在坐姿上。两者之间,不是谁因谁果的关系,而是一个整体。日本人一直跪坐,并不能说明他就有东西。

使脊椎的问题突显

垂腿坐,肌肉的问题会掩盖脊椎问题。挺腰则伤肌肉,不挺腰又伤脊椎,这是现代生理科学知道的,但这个矛盾只是表象,根本在于这么一坐就已经说明脊椎的问题已不在头脑中了,是坐后难受时才考虑脊椎问题。角度是不同的。现代的东西,都是从眼前的便利开始考虑问题。高凳就是这么来的,软床沙发也是这么来的。

顺应内脏,从而使肌、肉的目的导向转为内脏的感受导向,恢复先天

跪坐的外部姿态,及其决定的脊椎姿态,使内脏的问题已不成为问题。

维持整体机能

内外整体统一的姿态、动静节奏,使身体整体无瑕疵。无瑕疵情况下的身体才生精(即启动整套内分泌体系),生命才能点燃。

重建四肢

躯干为导向后,肩膀总是处于凌空姿态,拿东西时都是凌空的,肩膀就活起来(气机通为活,而不是灵活的活),肩膀活起来,上肢就通,上肢与躯干就是整体。现在的站桩,为什么要把上肢撑起来(乃至需要肩撑肘横),就是要重新炼会这个上肢的通达性(个别桩功上肢需要彻底放下,是为了炼里面,炼精,炼核心,那又是另一种角度)。同时,通过恢复躯干,不管下肢,而通达下肢。久做盘坐的人知道,下肢会在麻木极点的时候通,乃至骨头通。肢体,越『练』它,它越死。要的是它与躯干的通达性。跪坐,躯干活了,四肢自然就活,从而重建四肢,也即重构了身体。

内家拳术的渊源之一

跪坐的状态,举手臂的每个角度,都会顺躯干;下肢大腿根气通后,下肢会自然顺躯干。那么,如果有意地去体会、圆满这个整体的『通达』,就会在各种姿态下缓慢地体会,体会抬一侧手臂、抬两侧手臂、两侧手臂的相通、两侧手臂不同角度圆转时的通达、手臂与下肢同时的通达配合、不同的乃至别扭奇怪的姿态,等等。因为要从内里的感受往外体会,所以只能非常缓慢,直到通达,通达了还可以时时地体会,作为游戏。这种缓慢的体会,就是太极拳。在这个体会中体会重力,就出内劲;在外力(他人、对方)作用下体会,就成缠抱之用;丹法再成,就成击打之用。身体整体通达后,专门体会平时难以体会的『旋转』这个状态(踝、膝、腰、胸、肩、肘、腕、头颈),就是八卦掌的青龙探爪,内外两脚是阴阳两个状态的体会,然后用单换掌的旋转争裹动作来阴阳互换。太极『緾丝』的原理也是如此。而身体整体性专门在『击打』角度来游戏,就是形意拳。当然,内家拳学,有很多模式角度的入手,有直接从里面入手的,则需打坐内炼数年才讲站立、行动,那又是另一个方法。总之,要日常的每一个动作,都化进去,就需要从原理上通它,而不是心中有个『功』再逐渐把它用在日常,那样就是刻意,刻意就是不通大道、不会本来,那么就会出问题。

现在人,懂得『跪坐』后面的这个东西,真诚的人自己就会逐渐自然改变,而不必刻意去练习跪坐,更不用专门去改成跪坐。会坐的同时,自己就同样慢慢懂得『立』,懂得站立时胯、裆的转换、腰胸背颈手臂的配合、筋骨与呼吸的阴阳交互。白天的行动通达后,入睡时他会懂得扔掉身体。身体随用随有的话,它才不是一个单独的存在,才不会受执于『身』。所有这些过程,都是自然的。如同一块冰,它从心里开始融化,慢慢整个就会化掉。这是个自然的过程。自然,最省劲,最直接,用古人的话讲,最亲切。

增补评论

siren
如果能够双盘,是不是会更好?
2014-11-30

Sv CN(作者) 回复 siren
跪坐比双盘好。一者,双盘大部分人做不到,而跪坐人人可以随时做到;二者,更重要的是,双盘翻转了两腿,实际更主要地是炼(体会、唤醒)了人的阴面(即内里的角度),而跪坐是正襟危坐,不专炼阴,也不专炼阳,它是中正而达的,这是中国的文化,与佛法不同。所以唐密中有跪坐的身法。
双盘自然有它的好处,纯修炼的角度来讲,双盘是最佳的。
2014-11-30 回复 赞 1 赞 举报

拉卡缪
循着回答做动作来感受,服!从『圆融,自然,亲切。』到『技术,刻意,阻隔。』。是器世间走向劫末火的过程?
看一个道人写的暗示性的文字,说文明是被开启的,有开启的钥匙,文明可以被盗取,下一次文明开启的时间是五千年后。
我最想问的是,人类到底是怎么产生的?最初的源头是啥?
2014-11-30

siren 回复 Sv CN(作者)
了解了,多谢~
2014-11-30

Sv CN(作者) 回复 拉卡缪
这么有意思的问题,落入问答就可惜了。这是一个质感的心路旅行….
2014-11-30

多元守护盾
作为一个严重驼背,腰椎完全僵硬的人,表示这篇文章对我帮助太大了。感谢~~~
2014-12-01

WANSCU
“日本人一直跪坐,并不能说明他就有东西。”是中国传过去的吗,为什么日本人跪坐也没有东西
2014-12-01

WANSCU
还有垂腿坐的时候喜欢跷二郎腿,以及抖腿的情况呢,据说这样子是不好的,因为显得教养不好,还会把钱抖没掉。从这篇文章的角度看是怎么回事呢?
2014-12-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
这句话,是说,跪坐和文化,『两者之间,不是谁因谁果的关系,而是一个整体』。
东方很多地域、民族,从远古就割断了神秘传承。日本从飞鸟、奈良时代,就喜欢用『加法』来制作文化。这如同电视『大宅门』里李香秀对她的儿子,极尽所能增添各种元素,但骨子里没有那个血脉。看宫崎骏的『千』,动画做得多好,但精神是空洞的。日本在做加法的细节上,无人能及,这就是它仅有的文化。中国,什么都没有了,传承的血脉无法改变。印度,文化的民族载体已灭,留下的都是遗物。
2014-12-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
坐,是仅次于站立的学问,内容角度很多。文章只是简单讲了直坐和跪坐的核心,其实,直坐(坐凳子、椅子、沙发)中,又有它自己的学问。比如,直坐时,并不是一个平面坐在那里,而是两个支点坐在那里,即两个屁股尖(盆骨)。这两个屁股尖,就分阴阳。人直坐时,都分不清阴阳,一片混沌,这样整个身体就是死的。实际上一般都是右边在坐,左边只是陪衬在那里,这从坐着向后左右转身可以体会出来。长久习练的人,身体能在细部分清阴阳,这时左边屁股坐和右边屁股坐,其间就是阴阳转换,阴阳贯通之中,骶骨会自然调整,裆(会阴)会始终通着,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没有知觉,前面耻骨以至小腹丹田就能活,这样上半身才有依持,坐着才能通到手臂。这里面非常细。

喜欢翘腿,其实就是喜欢躺着。表面是坐着,其实是躺着。又因为左右不能贯通,所以其实是只能一边躺着,另一边搭在这一边上。抖腿是不通的变现,气不通,筋就用事,筋没有气融通,不实,就脱离神志乱动。对身体非常不敏感才会这样。喜欢这样坐的男人,容易重视外在、结果、逻辑、技术,而缺少内在的觉醒和直觉,神容易跑。其实这是一种西方坐法。是一种后天坐法,失去了先天。
2014-12-01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
菊花与刀的文化对细节精益求精,现在也有在做减法吧,断舍离不就是日本流行起来的。
“中国,什么都没有了,传承的血脉无法改变。”是骨子里传承的没有了吗,还是暂时没有了,真让人伤心啊,如果跪坐能激活古老的内在传承,那要提倡跪坐才好
2014-12-01

WANSCU
是否着力的一边屁股是阳?经常练习在左边坐和右边坐之间互换,体会阳阳,会阴便可以有知觉,乃至丹田活起来?哇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~
2014-12-01

WANSCU
了不起了不起,谢谢您!
2014-12-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
『阴』、『阳』,不是个规定,也不是个死的客观,它是一种『往复』,借用辩证法的概念就是『矛盾』。一对阴阳,就是太极,就能动;不分阴阳的无极状态,就是本元。这是道家模式。佛家模式的话,无极、太极都是因缘的属性,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中,不懂得动静,不懂得阴阳,佛法就是空死的,就是不懂因缘法。所以,讲阴阳仍是佛法。

模式中的阴阳:身这个模式(众同分),有其属性固有的阴阳。男人右阴左阳,前阴后阳,女人相反;但阴中或阳中再分阴阳时,男人与女人的阴阳又会相同。重重不尽,可以写一本书。

动态阴阳:动态的身体中,抵持的一侧为阴,弹动的一侧为阳。

人我阴阳:拳术缠抱、击打、控制三种作用中,受作用为阴,作用为阳。作用后,阴阳马上转换。身体未进入这个阴阳的话,就是阴阳失机,就挨打。

阴阳转换:阴阳转换才成动,才成往复。一往一复,就圆起来。有往无复是西方做法。中国现在人大都在做有往无复的事情:线性延伸、辐射蔓延、累积递增。


『经常练习』,练习有不同含义。重复熟练、重复形成定型、重复增加、重复优化、重复而获得,都不是东方含义的练习。东方的习练,是体认。表面上不断重复,其实是内心的体认。体认中霍然得到,它就结束了,这过程,可能三十年,可能十五年,但对习练者,只是一念的通透。


以身体模式来讲,左侧是阳,而非『着力一侧』是阳。人身阴阳不贯通,坐时死的一侧就会着力,容易腾动的一侧就是神意较活的一侧。有人右侧神意灵活,有人左侧。这不同的人,容易得的病也就不同。

并不是这样『练习』就行。练习,是一个整体。它从知道这些、体认这些、有所体验,而开始。慢慢就有方法,慢慢自己会试验不同的方法、不同的方法配伍。不停地试验,不停地体认,身体慢慢醒来,阴阳慢慢往复。这其中,心法,只要得到传承,就可以自悟;但心法在身体、事业、物体、世界等具体事情上的实现(活用),只得到核心传承是不行的,必须有具体的指导。少数人,自己会在已得到的一点点中,自己演化出这个指导,而不再需要老师。但这会耗费很久的时间。但耗费很久时间后,自己的体验就会比有老师指导要深得多,不可比拟的深。

所以,我在文章中一般不讲『方法』。我只给种子。

一个种子成熟为果实的逻辑中,没有『方法』。这是自己的本性。
2014-12-01

WANSCU
中国人做事有往无复,向前创新,到处被人引导,这几年的社会热点的变化更是莫名其妙
2014-12-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
刚看到『菊花与刀』这条评论。
『文化』的概念,不能是一个死的大整块。一个群体(民族)、地域的文化,它的总源流,它的总趋向,它一个阶段的属性,这都是不同的概念,可以依此做不同的交谈、研究,而不能混乱。混乱就打架。
而另外,一个群体的文化(无论是多么总或多么阶段),与这个群体中的个人,又是一对不同的概念。美国、欧洲,都有比中国更东方的心灵;日本也有本性的人。在本性层面上,人是相同的,这是人性(即人的本性,而非西方哲学体系中的人性)。但又不能认为这是总与分的区别。它其实是圆的。本性中有现象,现象中有本性。如此就安心、明净。

『断舍离』是日本现在一本书。这是个人的『文化』,其实就是个人的心灵。且不论它是否透彻,就『断舍离』这个名字来讲,首先佛法毗昙中大毗婆沙中就有专门讨论『断、离、灭』的专章,其开头的文字就是 - 断离灭。

另外,从内容来讲,并不是断、灭、离就是减法或除法。现在中国很多学佛的人,天天到处宣扬空,但他那个空,其实是很大的『有』,他离了这个空、不讲这个空,就难受。空,隋唐间法华、华严两宗已对其义理做了彻底圆融的往复阐达。只是现在极少有人读隋唐中国佛学义理,而更喜欢宋明之后的山寨佛学。

另外,不必『断舍离』此书,日本的一休宗纯、白隐等禅师(相当于明、清时代),日本的剑道、茶道、园林,日本衣食住行所有的文化,无不在追求『断舍离』,无不在追求唐禅的灵魂,但终究只是追求了其中的细节,所以,这些『道』,都只存了细节,而无真正的灵魂。

所以,日本人也是人。也有灵性。
但这不妨碍『日本文化』的虚偏。
2014-12-01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
请教,隋唐中国佛学义理哪里读,唐禅哪里找,唐密是否还留有传承?
2014-12-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
隋唐佛学,其实就是中国佛学(的核心部分),可读三论、天台、华严三家的著述,尤其是智顗、澄观、宗密三法师著作。需要在自心现量上读。
唐禅就是中国禅,以唐代为原味,宋代大慧禅师之后就变了模式,所以称为唐禅。可参读五宗七家。参以自心。
唐密,可读吴立民先生著作,最为确实。

相关的学术角度,可读汤用彤、吕澄、台湾印顺法师的著作,但学术角度仅能作参考,不是实证的现量。

懂中国佛学,最好是在懂印度佛法模式的基础上,这样就好理解为什么在义理上要讨论那些问题。印度佛法,可读小乘毗昙(六足一身,尤其一身)、大乘唯识(无着八支)。
2014-12-01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
说起宋明的佛学,偶然读到莲池蕅益憨山紫柏他们的只言片语都很是震撼,完败如今市面上的各种大师,居然没什么人读真是遗憾那。当下的中国越强调文化、创新、个性,感觉做的事情也越来越虚,有往有复的话,复从何来?这是我所关心和感兴趣的,按理来说要彻底静下来自然就会回去,然而自唐到现在的帐要怎么算,民国至今的帐就算不清楚
2014-12-01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
感恩。
2014-12-01

石云 回复 Sv CN(作者)
请问先生,关于往复,从体认的角度来说,体认即是复吗?还是体认中还有个往复? 如果体认中有往复,那体认中的往复是什么样的?
2014-12-01

拉卡缪 回复 Sv CN(作者)
反腐和权利的平衡也需要往复,往复中寻求平衡,对此有个拖拉机皮带转动的意象。
2014-12-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石云
体认是方法论,往复是形态论。

宇宙是什么样子、什么原理,需要往复。大爆炸就不是往复;无限蔓延就不是往复。佛法的世界观就是往复,一念十方,往复是当下的。

历史观,也需要是往复的。线性发展,乃至循环论,都是臆想。历史必须能收在当下,否则就被历史给摄去。

做事业,需要往复,站在他的利益上,得自己的利益,生意就成了;往大家不认可的地方做,做到那里后那里正好就亮了。

交朋友需要往复,不能狭隘在自己的角度上,否则就掐架。对『坏人』也交一下,对『好人』也疏远一下,否则就溺在自心或世事中。

职场需要往复,有往无复、一意孤行,就会顶撞、抵触,就会失败。它是个bargain, 有bar有gain,是制约的。

身体接触必须往复,他不打我,我就无法控制他,必须他伸这个手,越真实用力越好,他越真实,我才能控制得圆满,他不动我,我就拿他没有办法,除非诱他动手。中国的身学不研究主动破坏,如前辈讲,不玩那种一抡一大片的东西。

姿态必须往复。直坐时,挺腰,松腰,支撑,独立,要间隔,否则就出问题,一直挺直,就阳亢口干发火,一直塌腰塌着,就阴衰无力,筋骨劳顿。走、立、坐、卧,高凳、地面,都是往复,在往复中得此身。

为人处事需要往复。惩罚了他,还要把他收回来。不收回来,就成了世间的发火。同样,松弛了他,就会有罚放他。喜怒是往复,卑亢都做到底。不卑不亢是死功夫,无法入世间。

昼夜是往复,夜晚会把白天的事和念中和。

脉搏是往复,呼吸是往复,自然的、不可控制的。一呼一吸之间,整个身体完成一次循环。脉搏起落之间,先天的命根就展现一次。


没有体认,就不会恢复这些往复。真的体认了,自然立马就知阴阳。知阴阳就会动了,就不会守着一个东西。但在阴阳中,不以思维认这个阴阳;思维上认了就是道家,就有了实体。阴阳只是因缘。阴阳不够,还有五行,五行不够,还有六十四卦,都是此心的当体。华严五十三参是这个境界,宗密大师阐述这个境界。这是中国的佛法。
2014-12-01

拉卡缪
昨天问您人类的本源,今天就遇到宗密的《原人论》,这是什么机缘?直接看的是直显真源第三和会通本末第四,直显真源第三是随处可拾的佛法,会通本末第四的前半部分以前也有认识,后半部分就完全是很新鲜的认识了。
还需要细细琢磨,体会深密。
2014-12-01

石云 回复 Sv CN(作者)
谢谢先生,还有个问题,人的认知会根据自己的期望,以及心理本身的弱点,比如锚定效应,近期偏好,风险厌恶,而对事物看法产生偏差,而重要的是,有时候这类偏差自己是知道的,也以为自己会避免了的,然后在某一个场景下,才发现自己仍然存在这些偏差。 除去技术手段外(比如正反对照,统计等),有没有心法可以回归客观,而无偏差?也就是眼睛看到的,是真实的,而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2014-12-01

石云
另求推荐几部有意思的电影,嘿嘿!
2014-12-01

石云
想起一件事,我觉得《黑客帝国》很好看,但钦哲仁波切说这部电影不好,意思是不符合佛法(大概是这个意思)。 也不懂哪里不好…
2014-12-01

拉卡缪 回复 石云
住手!放开先生,我来!

做股票,心里总想着涨,很少想着跌,涨的心理预期被不断堆高,注意力总是关注在能导致股票涨的因素,而导致股票跌的因素总是被有意无意的忽视,最终导致判断失误,股票下跌,这和股票上涨的心理预期形成极大反差,撕裂那不堪风雨的心,很受伤,很受伤。

对治。心态上,总是说心态要好,说说容易,做起来根本行不通,极力秉持而让心态平稳反而会适得其反,我们手执物体时,注意力在手上,手反而颤抖的厉害。要让你买股票之后睡大觉不在意吧,也不行,我炒股就是要赚钱的,我怎么能睡着,又不是一万两万,几百千亿万在里面呢,我怎么能睡着,我又不是木头人,没人能心态好,心态好的都是在股票里的钱是小钱,不在乎。

佛法中的有无俱泯是终极形态,但这不现实,有无俱泯了还炒啥股啊。

我的感觉是这样的,首先你需要信佛,非常的信,然后慢慢认识到世间根本,慢慢的你会融化这颗心,以前的刚强愚顽融化成春风化雨,我心荡漾,春意满面,时时处处都在喜悦中。所有的挫折,所有的羞辱,此时都能被融化,此时没有对治,只有承接,人生处于一个完美的圆中,顺当向前。

这个应该是可操作的,可现实的。

实在不行,就给自己下规矩,严格执行,规矩,要严不妥协,用规矩来对治心态。其实这才是最可操作的,哈哈。

以上请忽略,因为我赔惨了!奶奶腚的!啊哈哈!下面请先生……
2014-12-01

石云
咦,你怎么知道我问的就是炒股的事?用经过测试的固定规则来隔绝情绪,是必须的。 不过,规则背后的理念,和对市场的认知,这个是起始啊,心里有偏差,认知就会有问题。
2014-12-01

拉卡缪 回复 石云
一看到你的问题,心里相印的就是炒股,俺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写的过程中也发现了这个问题:他问炒股了吗?我怎么写到炒股上去了。我这一问,就执持反思了,其实我都是自动的。

其实这是我们的整个人生,花开不同,绽放千姿百态,也许唯佛能知。不是说什么都能扯上佛,你想想,是不是这样。我不知。
2014-12-01

石云 回复 拉卡缪
可能你看到了锚定效应,近期偏好,风险厌恶这些用语。讲市场行为理论的书中上经常会提到,所以你联想到了。
2014-12-01

拉卡缪 回复 石云
可能吧。我觉得你的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,人心收在市场上,市场映在人心里,不会有答案,连限定范围都不能给出,这是市场的根本问题,也是人生的根本问题。

希望有高人出。
2014-12-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石云
『对事物看法存在偏差』,是个伪现象。不存在『无偏差』的情况。如果有『无偏差』的情况,那么市场就是根据你的要求而假造的。正是因为总是有偏差,所以说明市场是活的,是真实的,你自己的心也是真实的,人在这个真实里面实现在市场中的因缘。
纠结于这个『有偏差』,是因为误把行业的声称(claim)真的认作了真实。行业的操作,比如各种『效应』、『规律』、『手法』、『规则』的总结、标示、推出,都是对市场的观察总结,但它们把混沌的东西数量化了,用一般数学的东西固化了『超高等』数学(即心念)的东西,用机械行为论描述心灵行为。其本原,是因为不这样固化就难以形成一个行业、一个职业、一个专业,不这样固化就难以显示这个行业的『专业性』。
其实,一切科学,一切经济学,一切史学,都是心的本现。细析、数量化而固化,是西方失去神秘传承后的行为,它是人本的,而不是神本(即心本)的,所以在不断戕害人群文化的同时,还不断萎缩人个体本身的全面能力。
而另方面,东方稍微见过传承的人,又容易把一切笼统化、模糊化,导致不可言说、不可操作、不可表述、不可推演,从而无法真实存在,这就从另一个方面为西方思维给出了存在的空场。

『回归客观、而无偏差』,是科学思维导致的假问题。看到的都是『自己想要的』,表面上是太『主观』而有『偏差』,但实际上这正是『回归』所要依靠的『本能』。但这个本能,屡屡受到『客观』这个标准的限制,所以屡屡回缩,而导致主观、客观都不能的两难境地。实际上,这两者不但不矛盾,而且是一回事。如同一棵树,阳光照下它的影子在地上。『科学』、『专业』、『客观』的人,在计算树影中枝杈叶影之间的距离(市场统计学)、动态变化规律(群体行为学)、与树木本身的关系(社会经济学),但其实,这些东西是无限的。两个树叶的光影关系,不断使用工具细分的话,可以一个团队研究一万年都没有终极。影与树的关系更是如此。如果陷入这里面,一个人就废了。但他自己不知道,还会认为自己很『专业』,受过很科学的训练。

摇一棵树,欣赏它婆娑的光影,心中一片空明;探它的光影,随时可形成计算,而不耗费心神。光影摇曳中不会为计算不精而烦恼,因为树与影都在这里,而不再求一个『客观』;随时的测量中也不会因为它是影子而怠惰,因为影子也可以测量,不会固执于『主观』。这样主、客脱落的时候,真知自然而现。此时,也不会为此惊奇或抱持,因为心中已无『精准』与『偏差』之想。
2014-12-02

拉卡缪 回复 Sv CN(作者)
恰恰是有、无,有无双泯。他有此一问,秉承他的理性惯性,果然一即一切。
2014-12-02

石云 回复 拉卡缪
我要多看几遍…
2014-12-02

拉卡缪 回复 石云
我可能不同,我读文恰恰是囫囵而过,心中才能收成一个东西,如果逐字逐句去读,反而深陷其中,杂乱如麻,搞不清楚。

我读经也是这样,整个儿过,其实也是逐字逐句,但心不是条缕细析,心中会整个映出,脱离出经。这可能只适合我这个大懒虫吧。

你、我、先生,可能恰恰诠释了此答案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