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谈一

Posted on December 4, 2014

拉卡缪:

混乱贫瘠乱添乱加配伍而成的溶液中,放入了活力狰狞指数分裂的互联网种子,长成了中国互联网大怪株。
现在疯长的中国互联网文化,乱搭乱建,无根之木无源之水。
现在领导层有意引领中国驶入传统文化轨道,如果成功,这样,植根于中国独特文化的中国商业文化和中国HR本性也会回归正途吧。
听说,2028年中国开始走向民主,中叶以后会重现大唐盛世。

昨天 17:15 回复 赞 举报

Sv CN(作者) 回复 拉卡缪:

互联网领域的操作,是全球价值理念扁平互溶、全球价值观科技化、国内主体经济行为放开三者的结果。国人刚刚萌醒,只知道自立、做事、寻求认可,但不会过深寻求审视价值真相。这个过程中,会自我飞扬、相互掐架。在长期的掐架中梳理,社会价值逐渐成型。同时,这个过程中,也会无限地要求自由,无限地逆反一丝一毫的规制,尤其是动机价值的收拢及相应的行为约制。这个放开,要慢慢的放,慢慢的放,才能保证掐架中不出人命。放开和成型,都是群体治理。目前仍然是放开,要慢慢地放很久很久,直到国民在掐架中成熟。所以,『盛世』不是放开就有的,而是成功控制放开的节奏才能保证的,这是一半;另一半,就是国民成熟后价值文化的梳理成型。只有前半段,仍是一盘散沙,终会走向虚无,如八十年代迄今的美国。所谓民主,只是治理的手段,它不等于自由,它本质上是一个尺度的节奏。这是王道的智慧。所以,『盛世』作为一种动态中的形态节点,它的达成,既是群体的事,也是王者的事,这两端,是一回事,并终极体现于每一个个体求证自我生命的质量中,而不是空泛的外求。

昨天 17:59

拉卡缪 回复 Sv CN(作者):

我回复上条评论时,也想把对中国发展路径的思考也写上,就是『慢慢放,掌握节奏,走向成熟』,有一个统治者抱着国家慢慢调整用力的意象,和内部起落成型的意象,但只有一个整体的意象,加上笔力不够,就没写。

不是事后符合,确实是这样。看完您的回复,真的就是我对中国发展路径的思考,贴切的不能再贴切,但是我只能看到山的轮廓,全体和细分您都给出来了。

我刚刚脑中浮现的想法,您马上就给出了震惊了我的贴切描述。用这条有点突兀特异的回复来表达一下我的震惊。

原来有机缘,了然只一笑。

昨天 18:57

Sv CN(作者) 回复 拉卡缪:

历史中,一个成熟社会发展、发展,治理者的价值意识会与群体隔离,那时,只有对立斗争才能解决问题。当代,意识的相互影响,已经不允许隔离和对立,这决定了不同群体位置之间不发生对立斗争。治理者不是不懂民众,他甚至比民众更清晰。如果再以八十年代之前的模式考虑『争取』、『斗争』、『斗士』,那就不是在成就一件事,而是在抱持自我。当代,积极的自我完善,积极的参与,积极的优化,影响治理者的程度越来越重,已不存在不可动摇的固执统帅。所以,积极参与是唯一恰切的态度。同理,国与国之间的价值意识互溶,使得战争成为不可能,战争是意识隔离的产物。所以,当代其实就是个体的时代,在这个时刻,个体的迅速完善,而不是恣意飞扬,就更为重要,也更有效力。

但从历史整体来讲,融合与隔离是交替往复的,再融合的意识,也能隔离,所以群体内的『统治』和群体间的『战争』,仍在未来的逻辑之中。在这个往复中,价值的认同融合,价值的对立崩离,其根本原因,仍是人的天性。天性决定了人的『阶级』,而与出身、血统、环境、地位没有根本关系。在社会中,识别天性相同的人,就是识别自己的阶级。而天性是与今生、来世同一层面的问题。此生的内心努力,决定了来生的先天属性即天性。相互的掐,掐的就是天性。不同天性的人之间,其矛盾是绝对的,它决定了人间的一切现象,一切顺逆遭际,一切苦乐体会。

昨天 19:15

拉卡缪:

说得真好,学习了。没有电场的自由电子不能做功,施加电场之后的自由电子才有用。意识形态就是电场,就是软实力吧。

整体中的根就是您常常说的已经丢失了的传承吧,中国传统文化是这种传承的余续,千年来最具有可操作性,这种可操作性现在已经断代,形成真空,西方文化才有了可乘之机,但西方文化终究不能直接嫁接在中国的整体的根上,还需要中国传统文化的承接中继,然后吸收各种适合的价值,来形成新的价值,新的意识形态。

新的意识形态是承接传统,顺应整体,吸收时代的结果。

昨天 20:00

Sv CN(作者) 回复 拉卡缪:

『东』、『西』的分别,是伪现象。在现在西方化了的背景下,提倡『东方』,是为了标示;但同时又要反对现在搞『传统文化』、穿『汉服』、读论语、练射箭、捧三字经的那批人。那批人,其实是在搞『西方文化』。因为,凡是直接以后天思维弄出来的东西,就都是『西方』的,因为没有真正的神秘传承,也就是没有见过超越性,或者叫神性。所以,表面是东、西的分立,其实是神秘传承与人本思维的分立。西方工业革命之前,是有神秘传承的。现在称的『西方』,是指工业革命后的人本、科学妄自尊大。人本和科学没有错,思维没有错,安排、设计、规划、操作都没有错,错的是在失去灵魂之后的妄作。失去灵魂的操作,就如同癌病一样累积问题。而东方,在失去古传承后,只有古传承的躯壳,而没有更替以人本,这是东西方的不同,也就是当代的分立。因此,实际上,东方、西方的古传承,是相同的。现在的学者没有实证,宗教者又不开正眼,因此把东西方的古传承都僵死了,用作了元素,而失去了灵魂。要激活它的话,是在现在的现有一切中激活,而不是推翻现在的一切。因此,东西的分立是假想,实质是古今的分立,是『存心』与『唯脑』的分立,是本然与『唯理性』的分立,是活的人性与死的人本之间的分立。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,都有人懂这个,这是人的共同本性,不分东、西,也不会失去。

昨天 20:41

拉卡缪:

我看懂了,但是,关于神秘传承,关于人的共同本性,表征是什么?激活后有什么样的显现?和现在有什么不同?在历史变迁中,在人群整体中,是不能被重新激活的吧,是不可逆的吧?

我理解的神秘传承是纯净天然的共同趋向,

昨天 21:39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:

传承没有丢失,圣人不出世是因为机缘不足。请再等一等。

昨天 22:14

Sv CN(作者) 回复 拉卡缪:

不是『激活后怎样』,不是激活后它有一种不同的状况。这样理解的话,就是『西方思维』。很多搞『传统文化』的,搞宗教的,搞修炼的,就是要改造这个世界,改造别人,改造自己,要把一切改造成某种样子,以这个为目的,那么这就是一种西方思维,就会掐架。因为这是不同的后天追求在争斗。他起这个想法,就是因为他已后天用事,后天没有接续在先天的东西上,那么他就要用力,就要安排,就有痛苦,有进步就会兴奋、有所得。

不是『激活后』会怎样,而是因为未激活灵魂性的东西,所以才沉迷。沉迷进种种的后天『天性』中,因而追求、争斗。要成功,要被认可,要拿投资,要管住哪些人,要克服这个困难,要增强自己的某方面的能力。自己、群体、社会、人文环境、文化,就这么从自然扭曲为种种的张力状态,使一切都受难于其中。

不是说投资不能拿、生意不能做、事情不能谋划安排、胜负不能追求、自我不能规划,不是说这些不能做,也不是做了就『西方』了。而是,做与做不同。这就如同,我们的五脏六腑,没有问题时,都是没有感觉的,哪里出了问题,哪里就开始被感受到,就开始在那里做文章。做的文章都是后天的,都是做作的,都是『西方思维』,越做问题越多。而一个正常的状态下,五脏六腑都在工作,而且在圆满努力地工作,并不是什么都不做;出了问题,它也会以先天的功能来修复,但因为是人(人是堕落的产物),所以还是需要一些后天的东西来辅助,否则纯任先天的话只能是神,那么这个先天、后天的东西的搭配,本身也是自然的,没有痕迹,没有刻意。这样的话,就什么都有,但表面好像没有什么。

社会也是如此。它迷了,晕头了,就出问题。做事像一个疯子,还自认为很聪明。所以,不是说他做的事不对,不是说不能刷牙、不能走路。而是说,病人的走路,需要让他醒,醒后,他霍然明白了,走路还是走路,刷牙还是刷牙,但回头一看原来的行事,自己都会笑自己。这个『本来』,就是『共同的本性』。它没有什么『表征』,如同身体不必长出一个瘤子来标示『健康』。健康就是好了,也不必再研究这个『健康』,但会研究不同的『不健康』、不同的『病』。所以,这个层面与做事不同,它不必『给出方案』。好了就是好了,一切都好了,也没有历史顺逆的问题。空中有一头瘸驴子的幻象,幻象没有时,就不再谈论驴子的腿怎么治好。这是真实现量。这个真实现量,就是古老传承、神秘传承。

昨天 22:14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:

在本然中说现具的因缘,不坏本然,不生待心

昨天 22:16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:

自心现量如何看,是否把过去与当下的外境都融入心内相续?

昨天 22:19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:

这是『西方思维』,是一种操作。做事时可以操作,『激活』不是一种操作。梦中要醒时,能用什么『方法』呢?但也不是『无方法』。它是『超越』于『方法』的。一念是梦,一念也是醒,这是本然的事。但梦中也不妨自、他的唤醒。本然中不坏操作。

昨天 22:25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:

不懂不懂,现量找不到,证量也找不到。激活一下又消失,醒来一下又睡着,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喝完又忘了

昨天 22:38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:

用“找”的,能谈得、失的,就不是“现”。
既然能“找”,这就是“现”的流显。只是眼不自见,才生迷闷

昨天 22:46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:

现量的多少是不是和证量有关系,怎么知道一个人的证量有多深呢

昨天 22:54

拉卡缪 回复 Sv CN(作者):

写的够详细了,但理解很吃力,竟然完全没接收到,心中没有印出东西,心中有挡头,相信没有比您以前的东西更深,您以前的东西大多都能直印我心,都能过我自己这一关,吸收成营养。明天再看吧,哈哈。谢谢先生。

我思考佛法时经常出现这种体验,就是心不再凝固了,不再处处有阻隔,没有枷锁了,世间的可以不可以,所谓无所谓都消了,心如朗月,用圆了形容再贴切不过。不知道这个和以上有关系吗?

昨天 23:01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:

今天看了下阿毗达摩,标题就看不懂。“智纳息”“法纳息”,纳息是什么意思,怎么像是神仙道术里憋气的法门。

昨天 23:01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:

一个健康人不必比较谁“更健康”,有纠结角度的人才会思忖他是否比我力气大、他是否比我更灵活。一个健康人,他是具体的,力气、灵活度都是具体的,但他之所以健康,正是因为他能自如地运用、展现、作用这些具体,而不是因为他无穷大。无穷大,本身就是一种病态。所以,健康是他的现量,而不必计算他。

昨天 23:04

Sv CN(作者) 回复 WANSCU:

纳息,是音译,相当于章节的意思。印度的东西,模式和我们完全不同,慢慢的越来越能理解不同模式,慢慢的才能真正读懂,这需要生活各方面的经历,在这之前的读到的都是字面。一遍遍会不断融化,像冰花开一样,而不能当作功课强读。

昨天 23:17

WANSCU 回复 Sv CN(作者):

原来如此,解我一惑,谢啦

昨天 23:22

Sv CN(作者) 回复 拉卡缪:

躺着想一个动作,能把他想自如,起床后实际做这个动作时,有很多躺着无法感受到的细节困难。所以,不同层面时,圆融的质量完全不是一回事。这不是个靠扩大就能解决的问题,它是不同层面。
自心感受圆融时,只是一个种子。到事情上,会重新打散,重新凝定这个圆融。再遇到其他层面的事情,又需要重新打破,重新构建。都不是扩大一下就可以的。所以有人说把打坐时的感受融通到事情中,这是臆想而已,它们层面不同,完全不是一回事。在不同层面不同角度上体炼,体炼入微细细节,体炼入巨大的局面,直到最后一品无明断尽。真正圆悟的话,这个悟后的体炼成熟过程,利根而无大障碍的话,需要12到30年。

昨天 23:36

拉卡缪 回复 Sv CN(作者):

完全如此!我挺喜欢持戒、忍辱和布施的,他们的本质都是那么一瞬间自动灵光闪现或者印在我的心里的,之后才喜欢他们,以前无感,那种灵光闪现凭空出现的感觉,真的很神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