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何降伏其身

Posted on December 8, 2014

原帖 作者 Sv CN

入径:胯、裆、耻、腰

人站立时,为什么一推就倒?因为肌肉为维持站立,必须自己相互紧缩板结。站立、走路时不觉得它紧缩,是习以为常。板结的身体,如同一根冷冻的柱子,一推就倒。

为了不被推倒,人就会加强自己的『力量』,这个力量不是板结的力,而是要练对抗的力。但这个力始终不能对抗更大的力,所以还是一推就倒。于是人练灵活,用腰身的灵活,躲避外来的力。但灵活也终有被堵住的一天。于是人会反客为主,外力要来推我时,我先去作用对方,以免被推。这已离开了问题。要在被推的当下就解决这个问题,就要解决这个『板结』。

身体的板结,集中体现在四肢、胸背、头颈,但导致站立问题的关键板结处,在于腿与躯干连接的地方。(同样的,导致上臂动作中各种问题的板结,在于手臂与躯干连接的地方。)解决这个板结,不是要融化它,而是要通过建立相邻关系来打通它。要建立相邻关系,就要去除各种阻隔。

1)去除支干之间的隔断

腿与躯干的连接,视觉上,是一根柱子连在一个腔子上,如果按照视觉印象来做,就会按摩、练气功,试图『通』这个柱子和身子,这是臆想。解剖上,是股骨头连接在盆骨上,如果按照解剖学来做,根本看不到阻隔,何来恢复,所以无从下手。神经学原理上,是脊柱神经通过盆骨孔进入腿部组织,如果从神经学来做,就是通过自动和刺激来强化腿部感应以建立与躯干的联系,这是倒果为因,所以只能停留在理念,于问题无补。所以还是要回到身体动作的当下,直接感受、照察。这里面就包含了所有角度。

人站立、走路时,力量都凝聚在腿根上。同理,上臂的用力都凝聚在膀根上。这四个『根』,是身体最明显的板结处,解决板结,要先从这四个『根』入手。但上肢不易入手操作,所以要通过站立、走路,从下面这个『腿根』来解决。

站立、走路时,心中有个感受、照察(即体认)意识时,慢慢会感受到(而不是脑子中『知道』)站立、走路时力量在腿根处的『堵住』。同理,上肢也是,一有事就马上膀根先用力。这时,走路、站立时,让这个力松开,而体会它通到躯干,体会躯干的用力,即后背下部的用力。不断在站立(各种情况下的站立)、走路中体会,用力习惯会很快转为站立、走路时用力的范围通到后背下部。先会从一侧通,然后另一侧。有人说,这不用体会,我走路时,后背就是一紧一松的。但那只是『知道』乃至『看到』,而不是直接形成的相通。腿的用力通到后背,这是通过有意调节而形成的,还不值钱,但这很重要,这是从被动发展身体到主动复活身体的开始。

从腿的用力通到后背下部,这就是打破腿与躯干的隔阂的开始,这个开始,很粗糙,但不要紧,也不必刻意想细,想细会破坏身体本有的复活节奏。

2)去除左右之间的隔断

在上面这个过程中,会发现很多问题。比如,走路时,是腰『带动』腿呢,还是腿带动腰呢?是大腿带小腿呢,还是小腿带大腿呢?走路时脚是因用力而挑着呢,还是因被动带动而放松耷拉着呢?站立时膝盖是绷着呢,还是松着呢?

这些问题的出现,说明自身的感受在复活。但在身体自己解决这些问题之前,先不必在脑子里解决。脑子解决了,就成了空想,而不会有真实用处。另方面,腿部的问题,是枝节问题。躯干的问题不解决时,都不要管它。

但另一个问题却需要关注,就是,腿的力通往躯干时,为什么从后背通,而不是从小腹通上来?

这就是视觉和『身觉』之间的区别。我们习惯了视觉的身体,从而根据这个视觉来想当然。而通过动作中体认照察而恢复的身感,有它自己的模式,随顺它,以后才能形成自然之用。

为什么从背后通而不从腹前通?这个问题萦绕的同时,背后力通的范围会扩大,向两侧扩大,然后两个胯骨开始复活,即走路、站立时,它从没有感受(只有想到它时才知道它)恢复为本身就是活的。

两个胯骨(实际不是『骨』,只是这个部位)复活后,在站立、走路时,两个胯会自然地相互呼应,但不能形成『关系』,不能相通。继续在走路、站立中体会,让它慢慢恢复,这时身体前面会开始复活,即腹股沟处。腹股沟的复活非常关键,它是阳面通于阴面的开始,但先不用管这个阴阳。腹股沟复活后,内侧的大腿根会复活。所有这些,都是先从一侧开始。一侧的腹股沟不断地恢复,会扩展到会阴(裆),然后有一天,通过裆会复活到另一侧腿。裆打通后,左右腿初步连起来,但只是感受,还不能体现在动作上。

裆初步复活后,会向前、后继续复活,后面与腰(最下位置的腰)通,前面会复活耻骨。耻骨的复活非常重要,它复活后,站立时胸就可以挺起来(原理先不管它)。裆和耻骨复活后,小腹丹田复活。两腿做阳面(即长汗毛的那面,外侧)动作时,两腿会连接在后腰;做阴面(即不生汗毛的那一侧,内侧)动作时,裆是通的。同时两胯连接与耻骨。同时所有的动作指挥,都汇集于丹田(但只是复活了丹田的下半部)。这时,随内分泌系统的往复,丹田会时时发热,生殖系统修复。但不能因此去炼气功。层面不同。

这是左右的通。

3)去除里外之间的隔断

在上面这个过程中,大腿阴面用力时,会通过屁股深层通到身前的小腹;大腿阳面(股四头肌这面)的用力,会分开,通过两胯合在后腰上,同时围拢在身前合于耻骨这一小块地方。这是阴阳的交叉。人的躯干下半部,身前小腹为阴,但耻骨这一点属阳;身后的腰属阳。所以分别与腿的阴、阳相通。躯干和肢体,阳面的肉都是『肌』,是阳肉,即可以通过思维来指挥的肉;阴面的肉都是『肉』,是『阴肉』,即脑子无法指挥、或不能完全指挥的肉。阳就是外,阴就是内。腿的内外与身前身后分别的相通,是里外(对于腿而言)的通,是内外(对于躯干而言)的通。这时,整个骨盆能做平时做不了的一些动作,死的开始复活。站立、走路时,整个骨盆部位的功能分化非常清楚、非常细致,并精细调节着两腿。

4)去除正斜之间的隔断

讲到通,视觉上都会是直的。但身上不论这个。比如,腹股沟、大腿根内侧,就是斜的。正是这一带斜的地方,使腿的阴阳能够呈现、相通,从而在站立受外力时,能做出内里的调整、动作(外面看不出来)。所以,阴面的肉非常重要,它是普通人的动作与修炼身学的人的动作的关键区别。腹股沟斜的通,在腿抬起的时候,就成了正的;在打坐翻转两腿时,(身学角度)重点炼的就是这个地方。


骨盆部位(腿与躯干连接处)上面这些『阻隔』打开后,骨盆复活。复活后,才能感到两胯、裆、耻骨、腰(腰下部)不同的功能,在两腿动作中的不同作用。这其中,阴阳连通是最关键的。

那么在站立时,重要的不是腿怎样,而是骨盆部位的这些地方怎样。普通人站立时会敛臀,因为他臀部不通,会阴都是死的,小腹也是死寂死寂的,只有屁股这点肉能指挥,所以这点肉就紧缩,来维持站姿,其他地方都是死的。能不一推就倒吗?骨盆复活后,站立时,后腰和裆之间会呼应调节(即阴阳调节),裆是开的,即使两腿并齐,裆也是开的,即好像是圆的,而不是闭拢的死角。

后腰与裆的呼应,直接决定了脚掌。站立时脚是前脚掌着地,还是脚后跟着力,是站立的阴阳两个状况。前脚掌着力的话,小腿的侧前部(阳面)着力,力通过膝盖,大腿阳面着力,胯着力。此时,如果腹股沟调节一下,阳力就转为阴力而达小腹;反之,如果两胯调节一下,力就合于后腰,仍是阳力。阳力时,阴面会扶持着它,否则它就是死力;阴力时,阳面要护盖这它,否则它就弱掉。阴阳总是相通的,站立时地面的这个作用力,才能活,才能以身体自动调节,不必思考。

另方面,脚如果是脚跟着力,力就从脚跟作用到小腿的阴面(侧内侧),通过膝盖阴面,作用于大腿阴面,斜入裆,到会阴,此时后腰向前合一下,裆的力才能合入阴阳。凡是阳面的动作,都能从外面看出来。这个阴力如果要转为阳力(比如此时要挺身负一个重物),腰就要再竖一下,这个力才向上有用。

说这些,是大体说一下骨盆复活后的作用。仍是很粗糙的,先大概有个印象。

骨盆复活后,站立时,腰的前伏(弯腰)、后仰(挺腰),都会决定腿中阴阳面的交替,并决定脚掌着力的位置、形态。这样不断体会,从后背会往上通,后背会慢慢活起来。上半身慢慢恢复知觉。然后胸背会分成左右两个膀扇,而不再是一块死的板子。走路时,甩臂动作会转化为左右胸背的内里动作。左右分开后,两个膀根会通,也是先从阳面通,从后背复活到三头肌那里,然后阴面通,从肩窝穿过肩膀深层,通到腋窝,通到二头肌那里。

后背通上去后,后颈(项)通,后脑勺通,后脑勺的肉可以动。后背通的差不多后,会从后背的中段(夹脊)向身前围绕着通,进入身前肋扇下,入脏腑(而不是通表面的腹肌)。这一步相当重要,这是从肌、肉层面通到脏腑层面的入口。内脏分天、地、人三界,先从中间的人界通,恢复脾、肝、胃,然后根据不同的人而先后向上、向下滋润、复活。下面会复活丹田的上半,这样丹田就完整了;上面会通心肺,先是一丝一缕地通,心脏不好的,会一次次改善,自己能觉到;然后肺会突然整个复活,肺本来是没有知觉的,此时突然复活,这时呼吸会突然打开,胸部的所有呼吸肌复活,自动工作,能感到呼吸时胸廓的缩放(只是感受),这是从内脏到呼吸的复活,呼吸复活后,全身才开始活,然后丹田的活与呼吸的活会相通,胸呼吸(阳呼吸)融化为丹田呼吸(阴呼吸)。在整个这个过程中,内分泌系统逐渐一部分一部分地复活,但丹田完全复活时,内分泌体系完整复活。这是外面的过程(里面筋、骨、髓、神是内过程,外过程是开始)。

讲这些,是为了体现方法论。这里面,方法都有了。


内容:阴阳剖分

回到肉的层面。在走路、站立不断的体认中,四肢不再是四根柱子。每个肢,都是对侧交替包盖、交叉形成的。

大腿:阳面的肉与阴面的肉相对,从膝盖分出,通入裆、胯,阳面通胯,阴面通裆。
小腿:阳面的肉与阴面的肉相对,从膝盖分出,通入脚踝,阳面通脚背,阴面从脚跟深层通脚心。
膝盖:大腿与小腿,在膝盖处交接,膝盖如同一个莲藕的节。膝盖也有阴阳,膝盖窝是阴,膝盖是阳。
脚踝:脚踝也是个枢纽的节,小腿阴阳两面交汇,同时,分出五根脚趾。
脚:长期体炼后,五根脚趾会复活、分开,而不再是一个脚掌。五根脚趾的不同用力,决定了整个身子。这在后面再说。

大臂:内外两侧的阳肉、阴肉,分别从肩胛、腋窝分出,交叉入肘关节。
小臂:内外两侧的阳肉、阴肉,从肘关节分出,阳面通腕,通手背,通五指背面,入指端,阴面通腕,从腕的深处入手掌。
手:手心正中(劳宫)是手的根,阴阳在这里正反相对。五指是手的分支。长期体炼后,五指会分开,而不是一个巴掌。手心劳宫与脚心涌泉,是四肢阴阳最终的会和处。但这不是『知识』,是要自己从体炼中自己复活它。知识没有用。

躯干:前阴后阳(本文所有文字,均指男性。女性的身学,可以参考男性,但又有不同,需要专门的女人自己体认、显现、研究)。后背为阳,但下背与上背不同,下背是阳中阴,上背是阳中阳,所以下背会有一些内部动作(只有阴肉才有内部动作),但上背没有。前面,胸部为阴中阳,腹部为阴中阴。所以胸部在用法上不属阴,它对应的内脏才是阴。胸部肉与内脏阴阳汇合后,肋骨可以自己动(外面看不出),每一根肋骨都会分开动,这是阴肉的作用。

长久体炼后,会感知,整个躯干这个柱子,是分节的。每一节脊椎对应的躯干,都自己在前后成阴阳,可以自身旋转(只是内动,真正旋转只在腰、胸、颈三处)。那么躯干就会像四肢那样不再是一个粗柱子,而是有交错的阴肉、阳肉。站立时,这些细微处,分别作用、分别调整。

颈项:后脖子(项)为阳,前面(颈)为阴。项通在后背,但颈并不通胸,而是通胸内的内脏世界,上面直接通口鼻、鼻窦,向外通为颜面,通到眼睛的下半。后面的阳肉,后脑勺过头顶,过额头,通到眼睛上半。

头:头顶并不是人的上端。面部才是。阴阳在面部五官汇合。额头是阳肉,脸是阴肉。鼻子外面是阳,里面是阴,这里是阴阳的极点。

通过体炼,复活这些阴阳的过程,就是修复的过程。阴阳剖分,不是个理念,而是真正的身感,这样在站立、动作时,才有一切功用。

模式:交错拧转

说上面这些阴阳,是为了说身体的动。站立也是一种动。身体『静』的时候,是睡眠时、入神时。

站立、动作中阴阳是交错、拧转、交汇的。体现为:

1)一中二

腿、臂、躯干、脖子,所有的地方,都不是『一根柱子』,而是剖分阴阳,阳入思维,阴入神意,这样它就活了。

2)竖中横

整个身体站立时,这个『竖』,都通过很多个『横』组成。小腿阴阳交裹、大腿阴阳交裹,大方向是竖的,但竖中有横,不横就无法交叉。另外,小腿、大腿的阴面、阳面,都不是直竖的,都是斜一点。腿越短的人,这个横力就越明显;腿长后,因为一节腿只有一个阴阳,所以竖的力就大于横的力,那么他的变化就少一些、慢一些。另方面,躯干的前后,都不是『一大片』,而是从后向前阴阳绕裹,细微至于每节脊椎相应。躯干是最复杂的,不但有竖有横,还有横中竖(如胸部)。颈部也是横绕而成竖的。头部是圆,横竖都有了,但不分横竖,它会交织在五官中,入神意层面。

3)分左右

这是最重要的。人的身体,左阳右阴。整个身体是一个左旋,而不是对称。如果认为是对称的话,那就会什么时候都练两侧。其实它是旋绕的,所以复活会从一侧发动,经过前面或后面绕到另一侧。所以体认的时候,都是体认复活的这一侧(本侧),另外一侧(对侧)要随它自己,然后它复活后,还会从另一面绕回本侧。所有的动作,都要遵照这个旋绕,左右是上游与下游的关系,而不是对岸的关系。阴质的人爱用右侧腿支撑,阳质的人爱用左侧腿支撑。用右侧的话,会右向前绕;用左侧的话,会左向后绕。左右,是身学运用时的直接表征,但它的原理仍是阴阳。另外,这都不是知识,这要自己在复活中自己直接得到,复活那些无人提及的东西,无穷无尽。

4)成侧面

身体有前、后。那么,前后之间的侧面,即两肋(身两侧)、四肢的两侧(阴阳面交接处)、手脚的侧面、颈部的两侧、头部的两侧,要复活,否则身体的阴阳就不完整交接。身体的这些侧面,都是阴阳交叉旋绕的余续,但这些侧面自己会成为一股力量,需要照顾一下才能整身。身侧感受到了,两个侧肋与身前后就完整地交裹起来。这个交裹体炼完成后,腋窝复活,上臂内侧侧面的一线会活,手的小指、食指外缘这一圈会活,手臂的阳面侧面一线活,肩膀三角肌才活起来,手臂做侧举动作时才是活的。这时,耳朵才复活。耳朵必须通过两侧来复活。耳朵复活后,眼睛从外眦角度复活。眼睛有五个角度才能完全复活,眼睛是阴阳五行的入海,入神意。

5)成8字

全身的阴阳都剖开、复活、交旋、汇合,才能循环旋转。这里的『旋转』,不是气功中气的旋转。气的流通、旋转,对身学没有用。这里说的是力的旋转,站立时,就是脚下大地的作用力,体会自身重力引发的地面作用力。走路时,就是体会这个每一步落地的地面作用力。提、抱重物时,体会这个重量落在身上,身子又落在地上,地上的作用力。比如,手上提物时,拇指、食指、中指提时,这三指在阳面,力通过胳膊阳面,通耳朵、后颈、头顶,从头顶下来入身前的阴,入丹田;小指、无名指、中指的外侧提物时,这三指(中指两侧分属阴阳)是阴面,力通过胳膊阴面,入腋窝,侧肋,入胯归阳,入腿的阳面,入脚背。都是这样阴阳成圈,力就活了。左右之中,还有前后,都是螺旋的,都要体会。

同时,受到外力(推、拉)时,体会这个作用力作用在身上,身子又作用在地上,地面反作用在身上,体会这个。走路时,地面的力,会从脚掌,经踝分阴阳,随着身体的移动而变化,作用于腰裆胯躯干,一直到头顶,头顶绕过去化在身前,阳力与阴力交接,左右交叉,前后交叉,一左或一右,都会形成一个立体的竖8字,即如同把8字如陀螺那样捻转而成的立体,因为它不仅是左右的,还是前后的,右后通左前,左后通右前。这都是力,而不是气。这个力是身学力,主要是阴肉醒来主导的效果,加上阴阳分合的效果,但它会出物理上的力学效果。这个8字,一开始是8字,后来会越来越细,身上的阴阳圆转越来越细致,会混沌、成球而化空,不再有模式。有模式就有路子,有路子就会被截住。

1)脚

从站立中的脚,能说明整个身子。

自身重量,是落在前脚掌呢,还是落在后脚跟呢?
是落在前脚掌的内侧(大趾骨处)呢,还是落在前脚掌的外侧(小指骨处)?
是落在脚跟的内侧(内踝相应处)呢,还是落在脚跟的外侧呢(外踝相应处)?
是一处着力呢,还是前脚掌和后脚跟共同着力如同一个弓落地?
能不能前脚掌的中心处着力呢?
能不能脚心最凹陷处着力(如果可以的话)呢?
什么时候用脚掌,什么时候用脚跟(脚挑起),什么时候用脚趾(抓地、踮脚)呢?
什么时候用大趾、二趾、三趾、四趾、小趾?

这些问题,呼应了全身。这不是知识,而是真实的身法,脚不同的状态,身上就不同,否则就不得力。

脚掌在视觉上平铺在地上,如同一张弓的弓尾落地,挑(三声)着整个身子。整个身子,都是这张脚挑(三声)着的,而不是用脚掌的平面落在地上。这么小的平面是落不住的。正因为是被脚挑(三声)起,所以身上需要用力配合、维持。如果这个配合的力恰切,这个站就是活的,如果这个配合死住了,那脚就会相应地死,人就成了柱子。

脚这个『弓尾』,是向下的,而不是向上的,即向下踏住的力反挑(一声)起身子。身子被脚挑(三声)起来后,就前倾;身子怕跌倒,往后调节一下,此时就要有稍微突出的脚跟作为后面的『弓尾』。但人主要是向前的,所以前面的弓尾(脚掌)要远大于、复杂于后面的弓尾(脚跟)。前、后两个弓尾,在脚踝处相接。脚踝是人身一切运动的首要关节。从脚踝分阴阳,腿(任何一侧腿)才是活腿。

脚掌粗分的话有两节,形成下、上两个坡。脚掌从踝那里长出来,向下,脚趾第三节处又可以向上。这两个坡,有阴阳功能。整个脚掌与脚跟之间,是阴阳功能。这一切,直接与腿、裆胯、身子、头、手臂相关。

2)平立

身体的重量平均落在两腿(自感平均,其实仍有轻重),两脚不分前后(但可以呈不同角度),此时是平立。平立中,两脚之间的距离决定了脚的内、外侧着力,身体重量的前倾和后仰,决定了脚的前(脚掌)、后(脚跟)着力。两脚分开平行时,距离越大,着力处越向内。两脚展开成八字时,无论并立还是分开,着力处都会向脚掌外侧转。这些都很容易理解。

脚内侧着力时,地面力是通裆;外侧着力时,地面力通胯。脚掌着力时,膝盖阳侧配合,要屈膝;脚跟着力时,膝盖阴侧配合,要挺膝。反过来,膝屈时,脚掌下落;膝挺时,脚掌会翘起配合。脚掌的五处(前内、前外、后内、后外、前掌正中)分别着力时,正是膝、胯、裆的不同阴阳。而胯与裆的阳、阴,决定了腰。内侧阴面用事时,腹股沟内转,腰松;外侧阳面用事时,胯展,腹股沟放,腰起。腰起(阳)时,背会松(阴),后颈用事(阳);腰松(阴)时,胸松背展(阳),后脖子(项)不用,前脖子(颈)要伸展(阴用事)。后颈(阳)用事时,地面力过头顶,五官松,眯眼;前颈伸展(阴用事)时,前面阴起,合口,眼自然放神。送(推出)时用阳,脚掌前外侧,收(回)时用阴,转入脚掌前内侧。阴中阴踮脚用趾端,此时一定要划回来,否则即跌;阳中阳用脚跟最后端,最为危险,所以脚跟会更及时地横划以转阴阳。所有这些里面,都不是直通的,直通有路径,会被横斩。都是阴阳旋绕而成上下之竖的。上下的竖,因为有横的阴阳,所以它可以任意高低,脚踝、膝盖、腰、胸、颈,就是高低的节点。所以,身子不是直的,尤其是胯这里,不能像西方那样站直,要理解人的身体是按照爬行动物来的,所以腿与身有角度。身上这些折叠的地方悟通了,身子才活,力才成球,不再是一根棍子。

平立不分左右,没有左右变化。此时遇到横力时,要用这些折叠来竖应。平立,如同太极起式,如同平步桩法。

3)侧立

平立分了左右,两腿一轻一重,是侧立。平立中,容易体会折叠的上下,不容易体会到处处阴阳的横旋。这尤其体现在平立时裆和腹股沟基本不作用。非要重点体会这个裆和腹股沟,才能活这个阴阳,尤其是一根腿上的阴阳。一跟腿上的阴阳有了,两根腿的相通就很快。

侧力时,两腿分左右的同时必然分前后。身子一斜,后面重腿的胯、腹股沟这阳、阴两侧就都能感受了。而前面轻腿的阴阳已弱(地面作用力弱)。此时,用脚的重力分配,交替体会胯、裆,就比平立得力得多。在体会中,裆活,前面的腿的阴面开始活,然后阳面再活,在后腰这里与重腿合。裆、腰的阴阳两处合,两腿就连在一起了。侧立,如同太极中四正手的身法,如同桩法中的矛盾桩。

4)变形

前脚继续外展,把轻腿的阴面翻出来;后脚内捻,把阳面拧过来;身子也随着拧过来。这样体会裆部后阳与前阴的会和,体会拧转体位下身子的阴阳,尤其是裆胯。此时,相当于八卦的青龙探爪,相当于桩法的大降龙桩。

5)交替

左右的交替,不能平均。要以顺侧体会,稍微体会一下逆侧。逆侧的得力,要等到后面入骨后才开始转换。如前所说,身子是旋绕的,而非对称的,不能听视觉的,要听身子的。

6)成圆

高低折叠,高至踮脚,低至全蹲,都是站法的体验;
左右旋绕,以至从踝至颈所有关节全拧,从中体会阴阳拧转中的交叉(而非肌肉);
正斜互补,前倾、后仰、左前倾、右后仰,折叠中倾斜(塌腰仰颈、弯腰探海),等等,体会。
这样成球。地面的作用力不断地体会它的阴阳作用。

7)延展

从两臂下垂,到大臂起(小臂收回),体会伸出半个胳膊时,身上的重力、地面的作用。
小臂也伸出,体会整条胳膊伸出时的重力往复。
从单臂到双臂。
从前平伸,到前上、前下,180度内的所有角度。
从前伸,到左右,体会不同角度,以至身前空间手臂的任何角度。
体会大臂小臂不同角度时的重力。
体会两臂不同姿态时的重力,做种种两臂配合姿态,体会整个身子,腰胯、头、脚。

8)圆融

看到舞蹈、表演、小孩、猴子、动物等任何一种站立,没有体验过的,去体验一下,在站立中体验重力、地面作用。所有站立的体认归于生活。

一切『站立』,都是上下的争力(即身体重力与地面作用力)在身上的阴阳交裹、上下相争的体现。比如,站桩时,就不是死死地站在地上,而是重力中有反作用力,上下往复,而且这个竖的往复在胸背胳膊这里就成为横的,而竖的横的,都是螺旋往复的。这对矛盾之间,才有活的弹性。一切东西,都是往复才是活的。

1)走路

站立中的体认,与走路中的体认是同时的。走路是最好的体认。站立的学问,不是从站中体认出来的,而是从走路中体认出来的。走路,是身学的大门。

同时,站中的体会,不断活用在走路中。

每一个脚落地时,是哪个点落地,整个身子随之的力学感应如何?
脚落地时,地面作用力能否感应到头?
落地脚从落地到抬起,重力移动中,整个脚不同受力时的身体体认。
落地脚交替时,交替的那个刹那,裆的转换。
两腿阴阳肉的交叉交替。
膝盖不同弯曲度、松紧度。
等等。

重点是胯、裆。人走路时,一条腿前迈,似乎是直的,但其实是圆的,即两腿向内扣,如同扭秧歌,那才是自然状态。阳的方面,那是胯关节与骨盆间的圆;阴的方面,那是腹股沟本然要求的圆。但实际走路时不能这样,所以调动肌肉(阳),调整了这个走路,所以才能向前位移。这样一调整,裆、腹股沟、小腹,就死住了。所以走路不是完美的体认,像太极或试力那样的动作才是,但刻意的练习不是这里谈的东西,这里谈自然的复活,不谈刻意的追求。走路时知道这个,体会、化开、复活。

2)火候

静立太多,身体的体认机能就死住,所以可以走路;走路太多,肌肉麻痹,体认效果消失,所以要休息;休息太多,心盛身离,所以要起来活动。

平时太紧,可以故意耷拉下来体认,后来自然再充沛起来;平时太耷拉,可以故意绷直一些体认。平时喜欢低头,可以故意多昂头,平时昂头,可以体会松颈。平时挺胸,可以耷拉一下肩膀;平时窝胸,可以先体认展起来。

3)态度。体认上太追求,脑子胜过心,没有好效果。体认不是专门的,它只是用这个身子时的态度。

4)动

肌肉强的人,站立时两个膀根会炸着,就是绷着,所以两个胳膊会离开身子。这是膀根不自然的用力。走路时,体会这个肩。肩、胸骨,这两个地方是最难的。久久体会,胸背中的两个膀扇似乎是分开的,才有开始。肩松掉后,还要体会它稍微耸起来。有往有复才是活的,单纯的松、耷拉,没有用。这一切体认,都是体认走路时的地面重力作用力,而不是炼气功的方法。

走路两臂体认的欠缺,可以通过『比划』来补。在一个空地,或室内,体会走的同时两臂的动。迈腿与手臂动作的种种结合。极慢极慢中体会,一点一点体会,以至外面看不到移动。这是最复杂的结合。这是太极拳。

为将前后维度化掉,可以体会旋绕。从踝到头,所有关节都拧起来,转圈走。一脚落地时,内侧、外侧不同的落地,拧转意义不同。里脚外侧着力,是体认里脚支撑的宁转;里脚着地时里脚内侧着力,是体认外脚支撑的拧转。体会一脚在地时身子的拧转阴阳,然后再体会迈步的过程。两脚交替时,是一松一紧左右拧转的交替,一往一复,而不是始终一个拧。体会这里面地面作用力在身上的螺旋。同时,两肩拧裹,体会两臂上地面重力的螺旋状态。颈部拧裹,体会头上地面重力的螺旋。这是借用八卦。

上面说的所有的『体认』,这个本事,都是从长期的体认中来,没有另外的方法。靠打坐练气,得不到这个。另外,到这里所讲的所有的体认,都是体认身体重力(向下)和地面作用力(向上)。两者是一个往复,空身体认这个往复。在所有动作中体认它,慢慢所有的动作,都不会偏离这个体认,自己的举止就会慢下来,不会做粗鲁的动作。前辈讲,不要练那种一抡一大片的东西。这种东方的追求。空身体认到这个重力时,拳学中的内力本质即成。

外力

上面在站、动(包括走)中体认自己。此时,自己和地面(大地)在作用。

然后体认外力,即别人给一个作用力(不能是击打)时,这个外力和地面之间的自己。

普通人用力时,是先使劲绷住自己(两腿分开,身子前伏),然后用孤立的胳膊,肌肉收缩。这时,如前所述,是一个冰柱,一推就倒。

要体会,外力和地面之间的自己,是不受这些力的,如一个弹簧。内力的本质是地面力,即身体的竖力,或者叫沉劲,或者叫捧劲。这个竖力,并不是竖的。它在身体做各种变形时,仍与地面作用,此时,脚的各种姿态,保证了这个作用。

1)折叠

伸出手臂,别人来压一下,身上有体认的人,肩膀很自然地不会用力,但脚底会反应。脚掌这个『弓尾』,弹性地呼应这个『压』的力。先这样理解一下。折叠就是弹性往复。

2)相争

伸出手臂,别人推你这个手臂(如同吃完饭争着买单时)。身体有体认的人,不会肩膀、身子、大腿、脚用力蹬地、前倾身子来『顶牛』,反而会直立,松臂膀,这个力通到脊椎,脊椎受力后,如一根绳子,头与脚会相互争拉形成弹力。头的上争,不是头顶,而是前后颈(因为人的最上端不是头顶,而是面部,如动物爬行时面部的超前)。后颈争,很少的时候前颈争,争的同时,身子下沉(不是姿势动作,是体认得来的身感),踝活,上下的争力就吃了外来的推力。身子体认得越深,吃得越深,但仍是有限度的,再大的力,要用腿的角度,在角度中形成上下争力。所以被推时,是小腿会感应,乃至脚掌有感应。但不是脚跟。这是推。如果是别人拉你一把,道理是同样的,只不过是从后争前沉(大略如此,其实是螺旋的)变为前沉后争。前者是用了地面作用力,后者是用了自身重力。如果拉力再大,以至身体被抱起,此时就不能只有争力,而是在沉身的同时往横里、圆里转这个力,破坏对方重心,否则自己被抱起来离了地面,只有爆发型的内力(即丹道成就后的击打力)才能解决。

3)螺旋

上面受外力情况下说的所有东西,都不是直力。受一个推力时,受力部位(如手臂),第一反应是偏一下、斜一下,力就不是直受的,偏受,就启动了螺旋。身上处处都不是直受的,整个都是螺旋,如受地面作用一样,这个力会走阴阳,直到地面,或者不让它到地面,直接吃到半截再揉出去。里面的形态,越体会越多。

4)点面

身学的接触,从来不讲面,只讲点。对方两手推来时,普通人唯恐这两处不平均,一定要支成正好直对的架子,从而形成僵持。身学体认的人不能这样,就怕直,直了就是后天,就不是身学。所以在对方两手之间,要虚他一只手,而实他另一只手。松这个手时,不能丢掉;应另一手时,也不是直顶。两个作用点之间,如同旋转门,是吃着一点而接另一点,这样才服服贴贴地接了对方的全体。接的手中,又要化面为点,只吃他一点,这样就可转化。吃的是面,或者多个点的话,就会死住。当然,这只是原理,实际上,多个点可以当做一个点来用,面也可以当成一个点来用,这是纯属后的活用。

5)阴阳

地面反作用,为阳,通过身体处处的阳作用上来;身体所有的阴处,是阴,会归于丹田这个阴海。把对方反弹出去时,并不是单纯通过地面,而是地面作用与丹田激发的相合。阴阳合,出物理力。接外来的手时,推一个东西时,可以用阳面,也可以用阴面,效果不同。

6)处理

对对方,可以弹,可以吃住,可以卸掉(他就自己甩出),可以在卸掉的同时弹一下(就从摔倒里直着发出)。这里面,最高级的是控住。揉在里面不分离。此时对方看似沾在这里,其实是因为他自己的用力。要想不被粘住,很简单,彻底放弃,成一团烂泥,就对他没有办法,此时他已成了一个物体,而不是人。所以身学可以游戏活人,但对物体无奈,搬家具之类,都没有用,但可以局部用,比如提重物时,会用整个身子提;抱重物时,重物的力量可以部分地分配到头、脚;推门、推汽车时,可以轻松些。

化面为点、螺旋吃力、吃与进同时,在被反关节拿住时(上肢被别住),通过相邻关节可以反制;一端身体(上半身、双手、双腿)被拿死时,通过相对的另一端,可以活;外面被拿死时(被抱住),通过里面,可以活;中心被制住时(腰被搂住),通过把这个中心分阴阳,可以活;整个身子要被拿起时(要被抱离地面),通过以上的综合,可以反制(不反制就没有办法单独脱离)。这是太极中的緾丝之道。这都不是『手法』,都不是靠告诉或看图记住了就有用的。这都是一种身感,是身体受外力作用后自然的应变模式,但它又与条件反射训练的『灵活』不同,又与靠重复而养成的『熟练』不同。它是长久体察自身、外力而成阴阳后的一种细腻变化,而起每种变化都是随机的,千变万化,自己都不必记忆,它是活的,活在神意中而不是思想中。

在外力作用中,体会身子的阴阳交替,在外力和地面之间圆满自己的身学。其实上面这些,都不必只用手。躯干也可以。但越用枝节效果越灵活,躯干的功能有限。坐着时,两个屁股尖就是阴阳,同样可以作用。躺着时,哪里着地,哪里就可以作为源头而作用,但都要分阴阳。单脚独立时,这条腿本身就分阴阳。五个脚趾,不但分阴阳,而且能分五行,就更细致。脚掌的不同位置之间,都可变幻为阴阳,越体会越细。手脚的五指(趾),复活时,是分着用的,一旋转,五脏六腑都在里面。

人与外力,就是一对阴阳。在这对阴阳中揉圆融了,会有『场』的感觉,他的动作也会因着这种『场感』而起,这是一种脉络。另外,自身来讲,有人不分阴阳,纯任一片混沌,他走的不是阴阳路子,而是无极路子,本质是相同的,但细微上就都不同。又有人,自身与他人作用中,身学以你压根感受至为细腻,精确到穴位,从前我看到王培生先生讲手,讲到精确的穴位,觉得这是臆想,慢慢身上有体会,才相信身手的感受可以如此至微而精确,但知道了没用,没有那么圆融的体认、没有人我之间足够的作用体炼,身上就到不了那个境地,所以越高妙的东西会越显得好笑。又有人,与他人的作用中讲的是『大阴阳』,比如,拿住对方的情况下,意念对方的脚跟,对方跌出,我之前也认为这是臆想,现在知道这是一种身感,引导身体阴方面的自动调节,是可以梳理成体系的。又有人,讲自身内的模式时讲,脚下出现太极图,对方跌出,其实,即是两脚(或单脚内)下做了平面的阴阳圈转,半个圈、一个弧度也可跌人,同时,也可立体起来,身体中立体的8字,即身中立体太极图,可大可小,弧度是随意的,对方的力在体内兜转随意。又有人,讲气圈,身中三个气圈的用,又有人讲自己和他人的气圈,想象在他身后结起一个圆,将其棚出。又有人,讲肌肉筋骨的物理配备,讲每一个动的细微规格,很像西医、解剖,但他那是有了身感之后的表述,所以也是需要领会的。这都是久久体会后自身身感的路子,各种路子都有,都在体会中理解,哪一种都是一种角度,都是前人的总结。在这个与他人的阴阳应对中,身学最深细的东西都在这里面,而不是简单的击打。

平时提抱重物、负重(尤其是一侧负重)、拿杯子、用毛笔(悬肘,体会笔头与纸之间的力的变化)、切菜、炒菜、抱孩子、蹲厕所(体会两臂支撑在膝盖上时的活身)、骑车、开车、登山爬楼梯、挤车(身体各处与人的接触)、生活中开玩笑的接触推搡、与小孩子肢体接触(小孩的身力与成人不同),等等,这些物体、外力、场景,都可以帮助自己体会身学,延展空身时的体会。

与外力的游戏,深无底。但都不是身手灵活、心智巧速的事,而是长期体认而成就的身体直接功能。这方面的体会,会深化到人的处世应物中。在外力作用的角度考虑『站立』和其他活动,这个站立才有意义。

支撑

站立时,脚的某个部位接地。坐时,两个屁股尖接地(椅子)。坐时,因为尾骨弯曲,所以胸不可能挺起来(硬挺是思维指挥),不但胸,腰也不可能挺起来,硬挺的话,腹股沟、尾椎这里都是绷着,这时阴阳绝离,身子就是死的。所以直坐时,还是要弯一点。人一般习惯一侧屁股着力,另一侧是死的。久久体认,两侧可以交替。弯着的身子,用什么来补救呢,用头。前颈延伸,像狼或者长脖子的鸟那样,只是个意思,不是动作。这样身前的阴就提起,五官马上有了滋润。如果必须低头(看书、看电脑)呢,那仍可补救。低头时,脖子里的意思还是提起一下,而不是后颈用力提起,这样低头的劲头就和下巴下提颈的劲头合起来,阴阳合起来,身子即使卷起来,也是圆整的,活的,气血就不受伤。

另外,坐着时,不但低头,而且需要伏案。此时可以当做身体与地面(桌椅)有四个支撑点,即两个屁股和两臂(肘),(此时的脚已经不是支撑而是虚靠地面),此时可以在四个支撑点的情况下体认、调整身体。两臂的支撑力,作用到脊椎;脊椎受力后,与上面的颈、下面的腰、尾,一调,就成了一条整的身子,就顺了,阴阳照用。当然,极端的姿势,需要主动的调节。坐一段,起来调整一下。有空时再跪坐几下。有状态时再打坐打坐。室内的静,和外面的运动再交替一下。耐力的东西和爆发的东西再结合一下,个人的运动再与群体运动结合一下,家庭、世事、工作、个人历程,都要结合一下,心中有问题时,身体无法体会,问题都安顿时,身体才醒。有时,颠沛流离万念俱灰时,身学却往往有新的飞越。这都是身学、心学的方便。

同样的,如果倚在沙发上、椅子靠背上,也可以调。此时身子其实不是坐着而是躺着,此时脖子容易勾起来,在勾起来的同时,下巴这里,脖颈的前面,伸一下配合后面,胸就松了,就落下了丹田,此时支撑点有三个:两个屁股尖、尾巴根(骶骨处),其中,尾巴根这里是主要支撑,它是阳,两个屁股尖,都是阴,可以分别与骶骨那里有阴阳转换,即玩转坐着的整个身子。两个屁股尖之间也可以阴阳转换。三个点之间是活的。也可以把两个屁股尖作为一个点。都是活的,只有身上阴阳不断、不死。所以,即使仰着坐,阴阳还是圆整的,这样仰着就仍在身学之中。

所以,站、坐,它的本质就是支撑。地面作用。同样的还有爬行。爬行时,体认四肢地面作用力是怎么旋绕着作用到脊椎的,脊椎的胸腰又是怎么呼应配合的,还是一条整身子。

卧,卧时,不是支撑点,而是面。在这个支撑面中,可以做多种调整、体会。侧卧时、撤掉枕头时、趴着、做两头翘时、后桥时、倒立时、跪拜时、都可做不同地面力作用的体会。这样对力就非常敏感,冬天身上多披一件厚衣服,身上的反应就马上不同。

睡与卧不同。睡眠后,就不再管这个身体,身体就没有了。起用时它有,用后它寂,这是动、静。而不是站着不动、坐着不动就是『静』。人睡着时、入神时,都不再讲身学。静与动,也是一对阴阳,要往复,才成用。不能死呆着在一端。

重视地面动作。有条件时就在地面坐坐,此时可以抻拉。抻拉筋时,身学的筋都在侧面,不在正面。练太极拳的人为什么膝盖疼?除了刻意胜过了自然之外,其中一个原因,就是没有体会到膝盖髌骨处这个小圆骨头也是分阴阳的。什么时候是阴劲,什么时候是阳劲,分别走膝盖这个盖的两侧,而不是脚-小腿-膝盖正对的一条线。一条线的话,就是视觉思维,而不是实际体会来的身体,认为膝盖与脚是直的关系,腿就是死的,膝盖就是死的,不能不疼。

普通人坐在地面上压腿时,脚是挑起脚尖向上的,这就是在压视觉的劲、想当然的筋。对身体有体会的话,压腿时脚永远是斜放的,向外斜放时,抻拉腿斜侧的阳筋,这条筋通胯、通后背的一侧,通头。也可以绷直脚拉腿阴面的阴筋,它是通裆的,通小腹的,通心窝的,通颈的,通五官的。还有侧筋,专门抻拉身体的侧面,它也是全身的。身学的筋,都是全身的,抻拉时,都是抻拉全身。抻拉阳筋时,会仰头;抻拉阴筋时,也会仰头,但不是后颈的仰,而是前颈的伸。身学的筋,不是解剖的实物筋,而是所有阴阳肉的作用路径、纹理。抻拉筋的过程,就是锻炼内脏的过程。这是易筋经。

关于跑。跑中也可以体会不用腿跑,而用腰跑;手臂不用力,而是胸背自然跟随腰胯。但对身学来讲,跑步只是身的一种用,需要时才会这么做。但可以辅助。

关于其他运动。在所有运动中,都可以体会,尤其是足球、网球。

三种练法

成就这个身子,有三种路子:

1)从『用』上练。偏重身体灵活的,直接从篮球练,偏重武术的,直接从打斗野战中练,这样打多了,外面的经验麻木后,会转化成内在的启发,身子会自己往里走,慢慢得到细腻的东西。

2)从『内』字炼。打坐,修丹法,身体最内层面改变后,再外化它。

3)从『体认』炼。就是这里的身学。

另外,佛法中,不讲身子。身子就是心本身。一点都不管这个身子,最后它自己静静归化。如果需要它起用,可以稍微照顾一下它,它就有各种作用:化火、化光。

身学,实际是佛法的一种。佛法中得到一个根本心地,它如同种子,会融这个身子,但不是融掉,而是融活。所以,此中说讲的身学,归佛法,不是道家意义。

『练』,有不同意义。以重复而熟练、以重复而加强、以重复而获得、以重复而优化,都不是东方的『练』。东方的练,就是当下的体认。它不讲时间。它是在无意中质变,所以它这个质变,无法靠『更多的』重复来超过它,只能用『更好的』心地来悟入更细腻的层次、更超越的境界。

三种力

1)整力

自身的整力,不是框架,而是与地面作用时的『活』。它非常细腻。这东西可以一生受用。

2)缠抱中的力

缠抱,是推拉的综合化。缠抱中的『内力』,适用上面简述的身学原理。这个可以游戏。这个力,不能脱离支撑。被抱离地面就不行。

3)击打之力

击打的内力,必须丹法成就。丹法不成就,就没有有效的击打效应。普通的弹抖、击打,无论效果大小,都与丹法成就后的击打完全不同。这个丹法成就,不是狭义的内丹。桩法、走转、打坐、盘架,甚至简朴的操拳,都可以成就这个丹法,关键是怎么练。如果站桩出了框架力、走转灵活了腰身、打坐练的是气的流转和周天、操拳只练了皮肉,那就永远没有希望了。这是漫长的过程,漫长,不是因为需要重复、加强,而是需要各个角度的圆融。所以现在的人很难。难在太聪明。

它成就后的力,才能成就轻功(即身体对地面的击打调整)(空中漂浮属于神通,属于心学,已于轻功无关),同时,身子离地腾空时自身照样可以击发,它是自身身内的爆炸力,不再需要地面,不再怕腾空。有老师讲:太极借天不借地,借地始终不为高。其中的后半句,与此有关(前半句是大道,不在身学细节中谈)。

成就第三种力的过程,就是解决『速度』的过程。在第一、第二中力中,速度问题可以转化为体势,所以可以不急迫,同时内分泌/神意可以优化速度,但都不是绝对的。只有成就第三种力,速度问题才终究解决。八卦祖师坐在墙边突然躲开倒掉的墙壁,是这个速度。速度即神意与身体的全合,用时就有,不用就寂,它不是靠条件反射练出来的。

三个层面

1)肌、肉层面

上面谈的都是这个层面,从这个层面入手,才是研究动中的身子,而不能练气功。

2)内脏层面

阳的方面,需要松掉它而复活,阴的方面,需要醒来它而激活。肌肉层面入内脏后,它有自己循行的路子,自己调整。内脏整合后,阴的方面才圆证扎实。内脏本身又有阴阳;阴阳中又分阴阳。这都是自己体认,而不能听知识。知识没有用,用不上。要激活自己的身体。内脏成就的标志是呼吸成就。呼吸是至阴与至阳的交接往复,内脏的种种问题阻隔呼吸。内脏体系完成后,呼吸成就,发音时可在至阴至阳之间随意转换,成五音。同时内分泌体系成就。

3)筋骨层面

身中的阴阳交错越来越窄,窄至一条线时,会入骨。四肢入骨,才能增长力气(本力,日常的力气)。脊椎,上、下的身子,越来越靠拢,有一天在腰(腰的上部,即带脉相应部位)这里通掉,如同腰椎上一小块骨头突然通。然后上下身的气机马上接起来,整个身体马上不同,坐着时,腿才不会失去知觉。手掌、脚掌化开时,如同散架,软绵绵,五指(趾)能分开用,掌心可以像脉搏一样跳动(阴活于神)。

最后

阳入于阴,是身学的终极方向。它是调整日常人对身体的外求、滥用。所以,身学下的站、坐,都有全面意义,它不仅是一个姿势,而且本身就是体认的方法,同时也是体认后的结果。一位前辈讲,所谓内力,就是中庸后合了神气的结果。后天思维指挥的身体,归入先天神意直接相应的身体,才有不思议之用,才能整合一切,才好玩。编辑于 22:53